杏花绽放满园春

曹桂田

 

春风微醉的脚步声,刚刚将春天惊醒,故乡的杏花便已经盛开了。每逢杏花盛开的日子,我便会带上妻子与女儿回一趟故乡,因为故乡的春天在杏花的衬托下更加美丽了。

每年的春天一到,故乡的杏树上便绽开了一丛丛、一簇簇鲜艳的浅红的杏花,为故乡平添了一道美丽的风景,陶醉了我,也陶醉了整个故乡。清晨空气新鲜,置身于杏花树下,只见粉红色的花朵有五个瓣,中间有一簇黄色的花蕊,散发出芬芳的香味,引来了无数的蜜蜂轻轻地亲吻着花朵。女儿与妻子也急忙跑到杏花树下,粉红的笑脸紧紧贴着杏花,继而转脸用双臂搂抱花枝,一展千娇百媚的姿态,那架势好像满园的杏花都是为她们而开放的。我急忙举起相机,想留住这美好的瞬间,留住这些杏花,留住故乡美好的春天。

春风吹过,一股股醉人的馨香蔓延开来。看着这些浓妆淡抹的杏花,我常常在想:这些杏花是不是梅花的姐妹,它们有着共同的倩影和神韵。梅花有着坚强的风骨,杏花有着不俗的风姿。我喜欢梅花,可我更喜欢杏花,喜欢她含苞待放时的纯红,喜欢她盛开之时的白中微红。美丽的杏花,在经过感情的释放、生命的灿烂,慢慢地变成了纯白,此刻,红尽香消,悄然地离开枝头,我感受着一场杏花雨。一陂春水绕花身,花影妖娆各占春。纵被春风吹作雪,绝胜南陌碾成尘。宋代大诗人王安石在《北陂杏花》一诗中,对杏花的凋谢,抱以积极向上的旷达心情。是啊,杏花是高洁的,是无私的,在离开枝头之前,已孕育出了杏儿的雏形,为人们留下了甜甜的希望,开启了一个新的梦想。

在我的故乡随处可见杏树。我们还在孩童时,就学过叶绍翁的《游园不值》:应怜屐齿印苍苔,小扣柴扉久不开。春色满园关不住,一枝红杏出墙来。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在我的故乡,每当杏花绽放之时,村头、路边或田野会呈现出一派花团锦簇、生趣活泼、春意盎然的画面。那时,我和小朋友们就会蹦蹦跳跳去看杏花,看杏花的缤纷、看杏花的俏丽、看杏花的烂漫。忽然,几只麻雀飞来,落在杏树上,用嘴啄食杏花,还喳喳地叫着,在树枝上来回蹦跳,弄得几片花瓣倏然飘落,为眼前的春光增添了几许动感,也为朴素的乡村增添了几多情趣。

我爱故乡,更爱故乡的杏花,钟情于杏花盛开时的如火如荼,也痴情于一枝红杏出墙来的温馨。杏花,虽然算不上名贵之花,然而曾有多少文人墨客为之喝彩,为之吟诗作画。杏花,古往今来是人们喜欢的艳丽之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