蝉声醉童年

陈鸿雁

每到夏季,走在公园或郊外,看到各种葱茏林立的树木,总会想起乡村的蝉鸣。城里孩子有五花八门的娱乐方式,农村孩子也有自己别样的童年乐趣,捉蝉,便是夏季里乡村孩子最热衷的乐事。

当太阳早早升上天空,夏日的阳光从高高的木窗棂上斜射进来时,房前屋后的树上,蝉声便开始聒噪起来。那“知了知了”的叫声,唤醒了正在酣睡中的我们,随后在母亲不断地催促声中起床。院子里,循着蝉声而去,我们开始追寻蝉的身影。蝉一般都是褐色,与树干颜色相仿,不仔细瞧,很难发现。只有听着声音越来越近,越来越响亮,慢慢靠拢,才会看见它正趴在树干或树枝上奋力鸣唱。于是,趁机合拢五指快速捂上去,一只聒噪的蝉便被我们生生“活捉”。听母亲说,一般雄蝉才会鸣叫,它利用叫声来寻偶,却又最易暴露自己。

那些“聪明”的蝉,总是停在树干高处或树荫浓密处,我们是够不着的。于是几个伙伴商量着,从自家屋里找出合适的竹竿,绑上蜘蛛网,几人合力或是由力气大的孩子握着竹竿,悄无声息,逐步靠近蝉身旁,并迅速把蛛网对着它蒙上去,在它还来不及反应时,已被蛛网牢牢困住。但蛛网需要密实一些,如果网眼太大,蝉便奋力扑腾着翅膀脱离“危险”,趁机逃得无影无踪。捉回来的蝉,我们把它装在一个透明的瓶子里,或是用线绳拴住它的两条腿或翅膀,然后放手,它就像风筝一样飞翔,还不断发出响亮的鸣唱,十分有趣。

上学路上也是捉蝉的好机会。中午放学匆匆吃完饭,早早溜出家门,几个同伴一起在树下听蝉鸣,寻找蝉的位置,然后由一人顺着树干爬上去,轻轻地不敢出声,一手小心翼翼扶着树干不让自己掉下去,一手对着蝉快速捂上去,蝉声戛然而止,蝉虽然预感自己遇上了危险,想逃却也来不及了。若偶尔分心脚下踩空,树下的伙伴就会吓得齐声惊呼,然后围成一圈儿准备接住上树的同伴。

捡蝉蜕也是童年一大乐事。蝉蜕是非常有用的中药。蝉一点点从原来老化的“外衣”中辛苦挣脱出来,开始新的生命历程,把原来的外壳留在树干上,即是蝉蜕。每当我们找到一个蝉蜕时,就会发现它的每只脚都紧紧地扣着树干,可见蝉在蜕变时的痛苦和挣扎。父母会把我们收集起来的蝉蜕卖到集市的药店,或是卖给来村里收蝉蜕的人,作为我们微薄的零花钱。虽是玩乐,我们却干得极认真,也其乐无穷。

蝉虽吸食树干汁液,对树木有害,却也是品性高洁的生灵,古人有诗云:“垂緌饮清露,流响出疏桐。居高声自远,非是藉秋风。”如今远离乡村,再难听到那激情高昂、抑扬顿挫的蝉鸣了。家乡葱郁的树荫下,早没了儿时小伙伴纯真欢快的身影,不知那高高的树干上,是否还蝉声依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