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麦穗

刘誉盛

今年的日子很特殊,芒种邂逅端午。一颗颗麦穗在薄雾中膨大起来,金黄起来,一个个做着丰收的梦。

一颗颗麦穗,就像一枚枚金色的勋章。这勋章,是对农民朋友最好的奖赏;这勋章,是农民朋友用汗水凝结而成的。

那麦穗,也曾经是我们的勋章,镌刻着我们儿时拾麦穗的美好时光。

小时候,过麦收是一段最忙碌的日子。那会儿,我们是放麦假的,一放就是七八天。每天我们早起晚睡,和大人们一起争收麦子。

娘告诉我们要颗粒归仓,叮嘱我们拾麦穗;爹告诉我们要“虎口夺粮”,催着一家人抢收抢种。

我们每个人都像上足了发条的闹钟,马不停蹄地劳作着。爹和娘紧张地割麦子,半天不喝一口水;我和弟弟忙活着拾麦穗,不住地抹额头上的汗。

太阳光火辣辣的刺眼,没一会儿工夫我们的脸就被晒得通红了,麦茬开始坚挺刺人,扎得臂膀丝丝拉拉的疼。

我弯下腰,把一颗颗麦穗拾起来,飞快地放进竹篮里。一串串汗珠,顽皮地跳跃到麦田里,再也找不到它们。麦茬扎到手背上,像刀割一般疼,我咬咬牙,默默地坚持着……

一颗颗麦穗,金灿灿的,被我们装进竹篮里,仿佛比捡到金子还金贵。手脚被麦茬扎得多了,慢慢也就习惯了,不再觉得疼,也不觉得痒。

我们一会儿猫着腰,一会儿蹲在地上,左捡一穗,右捡一穗。突然弟弟拾了一穗大的,向我炫耀着,只见麦穗又粗又长,简直像爹的中指一般大,看着他那神气劲儿,俨然打了胜仗的大将军。

往事如昨,拾麦穗的日子是清苦的,忙碌的,但我们跟在爹娘的身后,拾了一年又一年。我们捡拾的,不仅有麦穗,还有比麦穗更金贵的东西。

拾麦穗,让我们从小就知道了粮食的金贵,就知道了劳作的艰辛。“节约粮食”和“辛勤劳作”的意识,就像一粒粒种子,深深地扎根在我们幼小的心田。

不忘初心,矢志前行。我们永远不会忘记,我们曾经是一个拾麦穗的孩子。从此,我捡拾了人生的丰腴,生活的甘甜,还有回忆的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