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美的风景还是家

邓迎雪

我是一个恋家的人。每次出远门,收拾好行囊,环视就要离开的家,一种淡淡的不舍总会悄悄爬上心头。那种对他乡的向往和对家留恋的滋味交织在一起,让原本即将远行的欣喜的心变得意兴阑珊。

这种恋家的心情,在早些年更加明显。那时孩子年幼,离家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他。常常是趁他不注意,背着包悄悄溜出家门。人走了,心还留在家里,不住地想,他过一会儿要找我怎么办,会不会哭闹,家人又会怎样哄他?这几天,他吃饭穿衣还会如常吗?就这样,我带着一颗惴惴不安的心离开了家。一路远行,纵然眼前风景再好,但在想家的人看来,也失去了多半颜色。

那年孩子不到两岁,单位组织去华山旅游,有个同事和我家孩子相仿,一路上我俩共同语言最多,一直不住地聊孩子。到了西安,我专门去书店给孩子买了几本撕不烂的图书作为礼物,那种想回家的心情真是归心似箭。到了家,一把抱起孩子,把小图书给他。他稚嫩的小脸淡淡的,不愿理我,好似在生我的气,埋怨我这几天去哪里了?

先生说,我不在家的这几天,孩子有次抱着我的衣服在沙发上哭。我听了心里酸酸的,他那么幼小,还不会用语言表达想妈妈的心情,但他小小的心里一定是非常伤心难过,那个疼他爱他的妈妈去哪里了?

也就是从那时开始吧,我成了一个超级恋家的人。

后来孩子大了离家读书,我出门还是会想家。这时,我的想念变得繁杂起来。我想念家中那个温暖的书桌;想念台灯发出的温馨光芒;想念在桌前读书、写作的时光;想念家门口那条静静流过的清澈见底的水渠、窗外的蛙鸣、婉转动听的鸟鸣;想念楼下那些繁茂生长的各种花木、家门口卖各种新鲜食材的早市、一天到晚人声鼎沸的菜市场……

外面的风景虽然绮丽无比,但站在陌生的街头,看眼前人潮汹涌,我的内心常会涌起一种恐慌。在这来来往往的人海中,没有人认识我,也没有我认识的人,我好像变成了一点浮萍,没有了心灵的依靠。他乡有那么多美食,让人眼花缭乱,可我最想念的还是家中那熬得又稠又黏糊的小米粥、酸辣土豆丝、醋炝井水绿豆芽、红烧金鲳鱼、野菜窝窝头、拌面蒸青蔬……早上,在宾馆吃自助餐,我最喜欢的是喝粥,小米粥、玉米面粥、南瓜粥,一连喝了好几碗。粥里最有家的味道,离家几天连胃也想家了。

终于坐车返乡,一下火车,那种亲切感立即扑面而来。小城空气里沾染着太多宁静、舒缓、安逸的味道。到处是熟悉的郁郁葱葱的花草树木,宽阔的马路上行人稀稀落落的,没有了他乡那冷峻、气派的摩天大楼,嘈杂的市声,以及随处可见的俊男靓女。但外面再繁华终究不是家,只有到了家,才像一株植物踩到了泥土,心又变得生动、鲜活起来。

我拎着沾满异乡风尘的行李,沿着豆沙红色的健身步道往家走。满目青翠,空气中泛着清新的植物气息,耳中又灌满了白头鹎的叫声。白头鹎是家乡最常见的鸟,它的叫声清脆悦耳,顺滑流畅,让人情不自禁地想透过枝叶找寻它的身影。离健身步道不远就是那熟悉的水渠,青蛙依然在不停地叫着,声声入耳,单瓣的各色康乃馨在渠边成片成片地盛开着,花团锦簇。眼前的一切,还是我离开前的模样。

家,是脚下的土地,又是心灵的港湾,一个人无论走多远、飞多高,在他心中最美最生动的还是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