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段超越血缘的亲情

一段超越血缘的亲情
——记“最美衡水人”王亚婷的感人故事
刘学良 李彦芬

人们常用“血浓于水”来描述亲情,但是有一种亲情与血缘无关。在饶阳县罗屯村,有一个被当地人争相传颂的感人故事,主人公王亚婷是一位普通的劳动妇女,从2010年起,她就用柔弱的肩膀担负起照顾残疾弃婴小可涵的责任。九年来,在她的精心照顾下,小可涵顽强地和病魔抗争,并完美地融入这个充满爱的家庭。王亚婷也因此获得了2019年第一届“最美衡水人”荣誉称号。

“抱起她,她就是我的孩子”

王亚婷今年45岁,和丈夫生有两个儿子,一家四口原本过着平静幸福的生活。但是,20104月的一天,一个女孩的意外到来,改变了这个家庭的现状。

那天晚上,同村的朋友急冲冲敲开亚婷家的门,把一个奄奄一息的女婴交给她,说:“亚婷,我捡到了一个孩子,怎么也找不到她的父母,我看这可能是个弃婴,你能不能收留她?”提起当时的情景,王亚婷记忆犹新:“我看这个女婴才四五斤重,特别瘦,眼睛肿着,可能是饿,一直哭。”朋友走了,孩子留下了,善良的王亚婷给孩子喂了奶粉,抱着孩子满屋子溜达,孩子哭了一宿,她就抱着孩子溜达了一宿。

从此,这个女孩就成了家庭的新成员。王亚婷说,因为孩子看起来瘦小可怜,一家人就给她取名王可涵。王亚婷的两个儿子非但没有排斥小可涵,反而都非常喜欢这个新来的小妹妹,陪她玩,逗她笑,小可涵在全家人的关心爱护下慢慢长大了。

但是,在小可涵长到7个月时,王亚婷发现她仍然不会翻身、不会爬、不会坐,带着小可涵到县医院去做检查,才知道孩子患有脑瘫。看着孩子可爱的笑脸,王亚婷的心被刺痛了,几个月来的辛苦哺育,她早已经把小可涵看做了自己的孩子,孩子的不幸对她来说就是晴天霹雳。但是坚强的王亚婷没有放弃,她说,“抱起她,她就是我的孩子,养育她就是我义不容辞的责任”。

“为了孩子,再难我也坚持”

从此,王亚婷开始了艰辛的求医之路。她先是抱着孩子到了北京,经专家诊断后进行了注射治疗。当时,注射一针需要1.5万元,这对以种地为生的王亚婷一家来说,算得上是天文数字了,可王亚婷不在乎,她借遍了亲戚朋友的钱,先后花6万元给可涵打了4针,直到资金实在不能维持了,王亚婷才抱着孩子转到衡水治疗。经过进一步手术治疗,小可涵的脚终于能够放平了,这让心力交瘁的王亚婷感到了一丝欣慰。

为了给小可涵治病,王亚婷先后花费了30多万元,高额的治疗费让王亚婷一家负债累累。村子里有人得知情况后来劝说王亚婷,让她把孩子送到福利院,但是小可涵已经成了王亚婷生命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她说什么也舍不得把孩子送走。

尽管生活艰辛,但王亚婷从来没有后悔过收养小可涵,也从没有想过将小可涵送走。她的柜子里有一个塑料袋,里面装着一个红色的小褥子和一件小孩衣服,这是小可涵刚来时穿的衣服,她一直好好保存着。她说,“除非是孩子亲生父母来找,不然谁带走她也不放心”。

王亚婷对小可涵的付出邻居们都看在眼里,邻居王大娘说:“亚婷心眼真是太好了,从不让孩子受半点委屈,为给孩子治病,不但花光了家里的积蓄,还耽误了自己打工挣钱,就是亲生母亲也不过如此啊!”

但王亚婷不这么认为,她说,虽然自己为小可涵付出了很多,但是从可涵那里她也收获了很多。小可涵对她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妈妈,我长大了一定孝敬您!”孩子如此懂事,王亚婷说,再难再累她也觉得值了。

“孩子健康成长,是我最大的心愿”

小可涵成了王亚婷最大的牵挂,让可涵健康成长,以后过上更好的生活,是王亚婷最大的心愿。可随着自己父母年龄越来越大,身体每况愈下,婆婆又患病不能自理,一家人的生活压力与日俱增,就连儿子结婚也是从亲戚家借钱置办的。眼看着小可涵长到8岁,上学读书成了一大难题。

为让孩子接受正常学龄儿童教育,王亚婷曾经带着孩子到衡水,边学文化,边做康复,但是每月3600元的开销实在是太贵了,这让家里负担不起,于是,王亚婷带着可涵又回到家坚持做康复练习。当看着小可涵借助肢体康复器能摇摇晃晃走几步路时,又让王亚婷看到了希望。

王亚婷的事迹慢慢被传开了,社会上许多爱心人士伸出了援助之手。县阳光志愿者协会把小可涵列入了长期救助计划,他们帮助协调了儿童健身器,努力提高可涵的生活自理能力;县城的一位医生已免费给可涵做康复治疗一年多了,使她的身体有了明显好转,目前已经能独立行走几步;协会志愿者们多次组织开展慰问,并积极捐款捐物,一股股爱的细流汇集成强大的力量,在物质上和精神上不断支持和鼓舞着她们。

身患疾病又被父母抛弃的小可涵是不幸的,但被善良的王亚婷收养并悉心照顾的她又是幸运的。就像一首歌中唱的那样:“只要人人都献出一点爱,世界将变成美好的人间。”这是一个平凡人的壮举,这是一曲爱的赞歌,愿小可涵在爱心雨露的滋润下坚强地成长,点亮她人生的希望之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