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造新文明的序曲

创造新文明的序曲
——杨淑强《千古名人竞风流》的启迪
张锡杰

衡水日报原社长杨淑强同志,退休后专心致志地阅读《史记》《战国策》《资治通鉴》《二十五史》等古籍,耗时数载,对历史古籍中关涉衡水的历史人物大起底,进行综合归纳研究,历尽艰辛完成了被市委常委、宣传部长马福华誉为“魅力湖城的繁星,华夏文明的见证”的一部具有很强史料价值的《千古名人竟风流》一书。该书以五千年中华文明为背景,透过世代繁衍在衡水大地上的200多栩栩如生的历史人物,通过历史讲人事,“人为主,事为副”的叙事方式,追溯衡水文明的历史渊源,留住文化根脉,托起民族未来,“滴水见太阳”地反映了中华文明的源远流长和灿烂辉煌。

河北省委宣传部原副部长、省社科联主席韩丰聚在本书的《序言》中说:“文化是一个民族生存与发展的根和魂,是一座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宝库。”讲得很精辟!其实,研究历史、开掘“宝藏”,就是为了更好地认识现在和把握未来。那么,《千古名人竞风流》一书,为我们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深入思考和感悟中华文明的精神内涵,继承和弘扬中华传统文化,提供了哪些有益的启迪和借鉴呢?本文试从以下几个方面作些探讨:

一、研究考证尧至信都、舜耕历山、禹治衡漳的历史资料,不仅深化了我们对衡水这个“北方湖城”文化底蕴的认识,也从尧舜禹三帝坚持治水的远古往事中受到深深启迪:不忘初心,砥砺前行,公而忘私,方得始终。尧舜禹是传说的贤明帝王,史载其部落活动于山西临汾、永济和河南禹州一带,其历史遗迹也多在山西、河南。其中大禹治水最著名的工程是凿通“龙门”,使黄河水顺畅而下。至于尧舜禹治水是否到过衡水,有人说是“大胆的猜想”,但这猜想是有历史依据的。因为夏王朝把中国分为九州,冀州位列其首。不过当时的“冀州”是个大概念,包括河北平原与山西高原。所以说尧舜禹到过衡水,符合历史的大背景。杨淑强引用《太平寰宇记》的记载,令人信服地证明,三帝治水的足迹确曾抵达衡水。尧帝在位期间,山洪暴发,河流泛滥,神州大地,一片泽国。三帝治水,前后时间长达上百年,直到公元前2286年禹接替父亲鲧,承担起治水的使命,到公元前2274年才控制了水患,这就是史传的“大禹治水13年,三过家门而不入”的千古佳话。新华社河北分社原副社长侯志义著文说此书“具有很高的学术价值”,特别是以“水”贯穿全文,指出“水是生命之源”、“水乡出才子”、“水使源远流长的中华文化光耀湖城”等,见解独到,颇有新意。

二、重温吕尚八十西去辞棘津、辅助文王灭商纣的传奇故事,以及周亚夫临危受命平叛“七国之乱”等历史壮举,不仅可以加深对“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中华民族优良传统的理解,还启迪我们应增强在新时代为国家、民族和人民利益勇于担当的历史责任感。跳出对“棘津”地名的争执,学习吕尚家贫志不短、从小就怀有报国安邦之志,刻苦学习天文地理、军事谋略等方面知识,并且在耄耋之年毅然离开家乡“棘津”到周地,垂钓于“渭水之滨”,遇到求贤若渴的姬昌(周文王),终于成就了灭商兴周的历史伟业。如果讲“励志”,讲“烈士暮年,壮心不已”,这恐怕是最好的教材!公元前154年,以吴王刘濞为首的东方七国叛变,占据半壁江山,西汉王朝岌岌可危。关键时刻是周亚夫挺身而出、临危受命,率军出征,只两个月,就平息了“七国之乱”。这是汉王朝的一个拐点,如果叛军得胜,中国将重回割据混战、民不聊生的时代,何谈“文景之治”!所以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我在衡水工作时,曾多次去周亚夫墓凭吊,追思前贤们的历史壮举。今天重温这些威武雄壮的历史故事,也是在新形势下对勇于担当精神的一种呼唤!

三、矢志不移传播儒家理论,“罢黜百家”为统一思想。澹台灭明与董仲舒在传播儒家思想上的实践与历史功绩,再次启迪我们:一种新的学说或思想的传播需要历经艰辛与磨难。澹台灭明虽长相丑陋,但品德高尚。孔子去世后,他的七十二贤徒,大多为官或经商,真正矢志不移传播儒家思想的只有3人,澹台就是其一。他先在河南,后到吴楚之地讲学,跟随弟子300多人,是将儒学传播到江南的第一人。儒学也是南方最具影响力的学派,深受当地人民的爱戴。各地为澹台修祠塑像,江西甚至将钟陵县易名进贤县,钟陵山更名栖贤山来纪念他。这恐怕是孔子当年也没想到的。董仲舒是澹台300年后又一个矢志不移传播儒家理论的人,为了研究儒家经典《春秋》,他专心致志,曾“三年不窥园”。当时的中国,经楚汉连年战争,以及汉初的“七国之乱”,不仅国力衰弱,而且各种学派也很混杂,其中不凡有旁门左道的邪说。董仲舒抓住汉武帝刘彻“举孝廉,策贤良”的机遇,适时地献上了“天人三策”,提出“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受到汉武帝的赏识采纳。从此,儒家思想成为国家唯一正统的思想,这不仅为汉武帝统一学术思想、变通政治提供了理论依据,也对中华传统文化经典的继承发展具有不可磨灭的贡献。

四、毛鹏节义廉明不徇私,希挚两袖清风传美名。嘉靖两廉吏的事迹感人,令人神往,但其在家乡知者不多的现实启迪我们:对历史上的清官不仅应加大宣传力度,而且还应注意挖掘保护他们的文物遗迹。2010年早春,我曾去傅希挚任淮安知府时的古府衙参观,瞻仰了由宋太宗撰文、黄庭坚书写的“尔俸尔禄,民脂民膏,下民易虐,上天难欺”的《戒石铭》,以及府衙内“吃百姓饭,穿百姓衣,莫道百姓可欺,自己也是百姓”的楹联。这些官箴虽已流传上千年,今天读来仍振聋发聩。淮安能把“不受赠遗的傅希挚”制成蜡像让人瞻仰学习;毛鹏不徇私情的故事,能被编成戏剧《四进士》,警示教育后人,那么他们家乡的墓地何以荒塚一片,甚至连“一抔黄土”都难寻呢?在大力倡导廉洁奉公的今天,如何让这些历史上的廉臣的事迹,家喻户晓、入脑入耳?是该书作者提出的一个严肃问题。

综上所述,《千古名人竞风流》一书给我们的启迪是多方面的、多层次的。以上几点启迪,虽挂一漏万,但有利于我们开启思想的闸门。毋庸危言,在漫长的衡水历史中,也出过卖国求荣的汉奸,卖官鬻爵的贪官等方面人物。因此,该书可从正反两个方面彰善瘅恶,警示后人。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历史是最好的教科书”。不忘历史才能开辟未来,善于继承才能开创新的文明。因此,从某种意义上说,《千古名人竞风流》就是家乡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开创新文明的一首序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