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引导 平台支撑 形成合力 推动工程橡胶产业转型升级

市政协常委、市质量技术监督检验所所长 王河山

工程橡胶是我市传统特色产业,形成了全国最大的产业集群,在衡水高新区、滨湖新区、桃城区、景县、武邑县以及冀州区、枣强县均有分布,对稳增长、稳就业发挥了重要的作用。在近60年的发展历程中,我市工程橡胶经历了初创、成长到成熟的阶段,一直处于国内引领地位。然而,近几年受技术瓶颈、需求萎缩、竞争白热化等因素影响,产业发展处于平台期。未来产业发展何去何从,如何防止产业长期衰退甚至解体,政府、企业及社会各界应发挥怎样的作用,需要深入研究思考。

一、产业具备扎实的基础

我市现有工程橡胶产业链企业280余家,市场份额约占国内60%以上,直接从业人员18000多人,相关从业人员数量近5万人,产量占国内市场的60%以上。产品门类齐全,有支座、桥梁伸缩装置、止水带三大系列100多个品种。具备较好的技术积淀,拥有专利800余项,占全国同行业70%以上,国内60%的新产品由我市推出。拥有庞大的市场营销网络,几十年来形成了长期合作客户群体,几个龙头企业还在外地设了分厂。政府投入建成了国家工程橡胶产品质量监督检验中心(下称国检中心),这是全国唯一的国家级检测中心,检测项目基本做到全产业链、全部产品覆盖,检测结果被56个国家和地区互认。

二、产业发展机遇与挑战并存

一方面,随着全面扩大开放向纵深发展,以及“一带一路”建设和中国制造2025等国家战略的实施,新兴领域、服务附加值、国际市场为产业带来了突破发展的战略机遇。国内市场仍有增长空间,西部大开发战略、乡村振兴战略、雄安新区建设等带来了新的增量,今年国家公路铁路和农村交通基础设施建设投入3500亿元,以此推算,再加上传统项目后期养护,以及地铁、轻轨、建筑减隔震等新领域增量,按照桥梁配件占比3‰至5‰的比例,未来10年到15年内又将带来超200亿元的配套产品需求。国际市场空间巨大,“一带一路”沿线65个国家绝大多数为发展中国家,基建投资每年平均在GDP的10%,未来5年存在近70万亿元的市场空间,配套产品市场规模为千亿规模。

另一方面,产业在内部竞争、外部市场环境方面面临诸多挑战。企业在基础创新、工艺改进、质量控制、管理提升、“工匠精神”等方面还有很大欠缺,生产企业在低端产品、同类产品上扎堆,低价低质、无序竞争,产业集群生态日益恶化。企业家缺少现代化管理、协同发展、融合发展意识,习惯单打独斗,造成生产成本高、资产重复购置。国内工程质量约束趋严,PPP项目模式、工程质量终身责任制、网上招标、增加现场抽检频次逐渐成为大趋势,一旦出现质量问题将面临全面市场禁入。衡水品牌形象亟待扭转,我市产品主要集中于西部地区,东南沿海仍有几个省份市场禁入,近几年主流产品一线品牌已退出前三甲。未来更多跨国公司将同等参与“一带一路”建设,但我们对欧标、美标等国际标准及沿线国家了解不多,缺乏足够的技术性贸易措施准备。

转型不是转行,升级不是简单的撤并关停,市场份额也不能拱手让人。必须加快推动产业转型升级,推动企业在基础研究、科技研发、装备升级、“工匠精神”等方面持续发力,以科技创新获得市场竞争力,以绿色化生产响应环保要求,以“工匠精神”、质量升级重塑品牌形象,以协同发展、融合发展降低产业集群内耗,降低生产成本,提高发展的综合质量效益。

三、形成推动转型升级的合力

转型升级是一个大课题,主体是企业,但离不开政府引导。我们要构建政策引领、平台支撑、企业协同、社会参与的新机制,形成推动转型升级的合力。一是要成立转型升级专班,深入开展产业调研,从人才、金融、科技创新、监管、环保等方面精准制订配套政策。人才方面,通过政策引领、舆论引导、精神物质奖励,着力培育本土人才。充分利用衡水“教育高地”的优势,出台具有明显优于其他城市的人才引进政策。环保方面,在环保响应上分级更合理。对于有紧急订单的企业,应该区别对待。金融方面,协调金融机构转变观念,探索“专利抵押”,为成长性好的企业提供个性化服务。质量监管方面,既要充分发挥“市场之手”的作用,让企业轻装上阵,又要强力监管,宁可暂时牺牲部分市场份额,也要坚决保证质量,严厉打击恶意低价竞争。二是要构建产业协作平台,它在战略布局上高于一般企业,作为产业协作的枢纽,只做单一企业做不好的工作,更好承接产业政策。重点实施理念引领,组织本区域的沙龙和全国性工程橡胶产业论坛,共同借鉴现代化企业管理经验,克服守成守旧、思维固化,提升共享发展、融合发展、差异化发展意识。加强产业链协作,在设备共享、原材料团购等方面形成高效的协作机制,降低内耗、降低成本,壮大集群优势。实施协同创新,探索人才、设备、实验室等资源共享机制,引导国检中心和各企业研发机构开展协同创新。开展协作营销,集中产业内的核心技术、关键标准、拳头产品,与有关部委、省厅、设计院、建设单位、施工单位对接,共同塑造衡水工程橡胶的全新品牌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