耐得清贫不“ 清贫”

边建军

习近平总书记反复强调:“当干部就不要想发财,想发财就不要当干部。”简单朴实的话语,阐释了为官的真正内涵。对于广大党员干部来说,能不能做到这一点,关键在于能否守得住清贫。

《叔向贺贫》是封建社会里的“千古绝唱”。说的是晋国正卿韩宣子不贪不占,生活清贫,在与同僚的交往中,显得寒酸。时间长了,他心里头有些失衡。正好叔向登门造访,韩宣子便向他哭穷。出乎意料的是叔向居然对他的寒酸表示祝贺。韩宣子越发不解。叔向向他讲述了两个卿大夫的故事:栾武子乃晋国上卿,因为官清廉而美名远扬;郗昭子是晋国正卿,其家财抵得上半个晋国,其家臣有晋国军队的一半,其奢侈淫逸、横行霸道,结果横尸于朝廷台阶之上。由此看来,贵为卿大夫,应忧德之不修,而不应忧贫之不济。一席话,说得韩宣子折服。今天,叔向这段话仍具有警示意义。

为官难得是清贫,耐得清贫不“清贫”。纵观历史,但凡标名青史、万古流芳,像包拯、海瑞、况钟等,都是两袖清风、一身正气,能守得住清贫、耐得住寂寞、挡得了诱惑,给后人留下了一段又一段佳话。我们党不乏清贫之士,革命烈士方志敏,被敌人抓获时,身上一个铜板也没有;焦裕禄身为兰考县委书记,家里竟无米下锅;孔繁森牺牲时身上只有8角6分钱;杨善洲退休后放弃安享晚年的机会,扎根荒山,为国家植树造林5.6万亩……无不昭示着共产党人天下为公,两袖清风的高尚情怀。

一腐败分子忏悔道:“我的下水,源于耐不住清贫。”无数事实证明,落马的贪官是从丧失“甘守清贫”这条底线开始的。刘青山、张子善对革命颇有贡献,但革命刚一胜利便被“糖衣炮弹”击垮;广西壮族自治区防城港市住建委原副主任梁安落马后坦言“看到商人吃豪宴、穿名牌、开好车,出手阔绰、生活潇洒”,于是心理渐渐失去平衡一路走向贪腐;福建省政和县原县委书记丁仰宁直言不讳地说“:当官不发财,请我都不来。”最后,将自己“发”进了监狱。也许他们在从政之初,并没有想到要“栽”在物欲面前,随着地位的升迁、权力的增大,个人私欲不断膨胀,不知不觉地丢弃了信念中那些高尚的东西。由松动自己绷紧的心弦,到洞开贪欲的闸门,最终陷入泥潭而不能自拔。直到伸出的手被捉住,才后悔“早知如此,何必当初”,真切地感受到:还是清贫一点好。

清贫是一种境界。守住清贫,守的不是“贫”,而是富有,精神上的富有;守的是“清”,是一种纯洁,是一种净土。如果一名共产党员能自觉追求清贫,那他势必情趣健康,无私无畏,履行职责。反之,势必堕入拜金主义的泥潭,受到党纪国法的制裁。清贫其实很简单,就是克己、克欲,就是敬畏法律,学会知足。

方志敏说过:“清贫,洁白朴素的生活,正是我们革命者能够战胜许多困难的地方!”这句话无论在过去、现在还是将来,对党员干部永远是一针清醒剂。党员干部须恪守立党为公、执政为民的理念,始终以敬畏之心对待权、以平和之心对待利、以廉洁之心对待欲,在利益面前不贪心、在诱惑面前不动心,做到“甘天下之淡味,安天下之卑位,不戚戚于贫贱,不忻忻于富贵”,保持政治上的坚定性和理想信念上的纯洁性,不忘初心、牢记使命,把自己锤炼成无愧于党和人民的公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