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军人情结

刘兰根

幼时的我,对军人充满了仰慕。那时候,我经常住在姥姥家,年轻的二姨长得漂亮,梳着两条长麻花辫。二姨偷偷跑到县城去照相,穿上照相馆里提供的军装,戴上军帽,那时候在县城还没彩色照片,照相馆把二姨照片的肩章和军帽上的五角星涂成了红色,二姨爱不释手,喜不自禁,她把照片放到镜框里,摆在堂屋的显眼位置,逢人来串门,二姨就提醒人家看照片,仿佛她真成了军人。

有人给二姨说媒,是本村的一户人家,家里没有经济负担,但是二姨不同意,执意要嫁军人,姥姥托亲戚,终于在30里外的村里找到了一个当兵的青年,二姨激动不已,很快就嫁了过去。领着穿军装的丈夫回娘家,是二姨最幸福的事,我的母亲和另外两个姨都羡慕不已。

后来,我的一个表舅参了军,表舅18的大个子,长得英俊魁梧,因为表舅一家曾受过母亲在针线活上的帮助,在母亲结婚后,表舅兄弟几人坚持每年来给母亲拜年。当兵后的表舅穿着一身笔挺的绿军装,和其他兄弟几人每人骑一辆自行车,一路颠簸来到我家大门口,母亲早已把大门敞开,把院子扫得干干净净,表舅们在大门口高声喊着姐姐,推着车子就进了门,母亲系着围裙迎出来,喜悦的面庞愈发红润,把表舅们迎进土坯房的屋子里,仅有的两把木椅其中一把要留给穿军装的舅舅坐,小屋内顿时满壁生辉。母亲端出早就准备好的白煮肉片拌芥末,这个菜是母亲的拿手菜,每年只做一次,只等表舅们雷打不动地来拜年。

我们姐弟几个从不上饭桌,只是兴奋地在院子里围着表舅们的那几辆自行车,觉得无比荣耀,不时拿袖子轻轻掸一下车把或车座上的灰尘,看哪辆自行车更干净,即使有一阵小风吹来,都怕把灰尘给吹到自行车上去,听到胡同里有动静,看到有谁路过,赶紧打招呼,并兴奋地说:“俺好几个舅舅来啦,有一个当兵的,穿着军装。”面前的人比我们显得还要兴奋,在无比的自豪中,我们边看自行车,边出出进进,那种快乐是从来没有过的。

我没能有机会成为一名军人,却始终有深深的军人情结,军人那挺拔的身姿永远是我崇拜的偶像,那坚毅执着的精神永远激励着我前行的脚步。

有幸穿上检察服,我时刻以军人的标准要求自己的言行,人到中年,我依然坚持参加军训,参加攀岩挑战自己,也多次到军营进行体验,军人的严谨与坚韧、自信与从容,深深影响着我,让我在不断地提高中,始终保持着精神的年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