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花诗里度凉夏

魏益君

夏荷 新华社记者 李博 摄

荷花是水生植物,其花在枝顶单生,花型有单瓣、复瓣、重瓣等,花瓣颜色多为白色、粉色,也有红色和淡紫色等。荷花是我国的十大名花之一,以其婉约清丽,风姿绰约的形象,为历代文人墨客所钟爱,留下了许多美丽的荷花诗。

“荷叶罗裙一色裁,芙蓉向脸两边开。乱入池中看不见,闻歌始觉有人来。”这是唐代诗人王昌龄的《采莲曲》,诗人展现了一幅荷花与少女的优美场景:荷塘荷花盛开,莲动舟移,采莲少女恍若莲花仙子,倩影盈盈,歌声悠悠,荷叶、荷花以及清丽少女相映成趣,美轮美奂。

“毕竟西湖六月中,风光不与四时同。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宋代诗人杨万里的《晓出净慈寺送林子方》,为我们描绘了一幅荷韵绝艳的画面:翠绿的荷叶犹如微动的绿波,从脚下涌到天边,让人感到似乎置身于无穷的碧海中。而娇美的荷花,在骄阳的映衬下,更显得格外艳丽。还有杨万里的另一首《小池》,读后也是给人一种明快之美:“泉眼无声惜细流,树阴照水爱晴柔。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

而《汉乐府》的《江南》,写采莲的场景,更是别有一番情趣:“江南可采莲,莲叶何田田。鱼戏莲叶间,鱼戏莲叶东,鱼戏莲叶西,鱼戏莲叶南,鱼戏莲叶北。”诗中表达了采莲时的情景和采莲人欢乐无比的心情,展现出秀美的江南风光,以及青年男女一边采莲、一边互相追逐嬉戏表达爱慕之情,读来如身临其境,闻声见人,既感受到了美丽的风景,又领略到了采莲人丰富的生活与精神世界,品味到了他们喜悦的内心与甜美的爱情。

“世间花叶不相伦,花入金盆叶作尘。惟有绿荷红菡萏,卷舒开合任天真。此花此叶常相映,翠减红衰愁杀人。”唐代李商隐的《赠荷花》,诗中描写了荷叶的伸张卷曲,荷花的开放闭合,那种种风姿,真是天然无饰,那悠悠荷韵,让人望而惊叹。品读这首诗,更有感于荷叶荷花的品质,让我由衷地敬佩荷花真诚的美德!

唐代诗人孟浩然在《夏日南亭怀辛大》写道:“山光忽西落,池月渐东上。散发乘夕凉,开轩卧闲敞。荷风送香气,竹露滴清响。欲取鸣琴弹,恨无知音赏。感此怀故人,中宵劳梦想。”这是一首怀人诗,诗人从夏天寻常的景物落笔,一点一滴,层层递进,环环相扣。从日落写到深宵,由睹物而及思人,由实景而入虚境,情感的表达真挚动人,袒露无遗。

“菡萏香销翠叶残,西风愁起绿波间。还与韶光共憔悴,不堪看。细雨梦回鸡塞远,小楼吹彻玉笙寒。多少泪珠何限恨,倚栏干。”荷花虽美,却也有凋落之时。南唐中主李璟笔下的荷花落尽,香气消散,荷叶凋零,深秋的西风拂动绿水,使人愁绪满怀。

荷花被诗人所钟爱,不仅是因为她的美丽,还因为她的品性高洁。宋代周敦颐在《爱莲说》中这样写道:“水陆草木之花,可爱者甚蕃。晋陶渊明独爱菊。自李唐来,世人甚爱牡丹。予独爱莲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益清,亭亭净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

“碧荷出幽泉,朝日艳且鲜。”炎炎夏日,读诗品荷,浮躁的心便有了一处宁静的家园。一阵凉风拂过,一缕缕荷的清香正从一首首古诗中飘逸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