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下的滏阳河畔

王晨雪

清晨或者傍晚,去滏阳河边散散步,可算是一种享受,尤其对于居住在它附近的人来说,更是一种福利。

我喜欢跨过桥,去河南岸散步,因为相对于北岸的热闹,这里更幽静一些。

夏天总有一种天长地久的感觉,已经傍晚七点钟了,西下的太阳依然光彩四溢。我喜欢在桥上稍许站立,看一湾河水映照着两岸的枝繁叶茂,淙淙而行,游云浮动水上,渐渐变作深红的霞光。

身旁偶尔有人牵着狗经过,也有人跟我一样驻足稍立。时间尚早,更多的人还没出来。

我悠然自得地走在河岸,草木葱翠,花枝招展,它们簇拥路旁挨挨挤挤,与我默默相伴。我们彼此深懂这份默契,即使我没有过去凝视它们,也知道它们正迎着晚风,向我投来快乐的笑靥,我让自己的脚步声更轻盈,以便不搅乱这愉悦的和谐。

夜色渐浓,夕阳将最后一抹绯红也带走了,黑色的轻纱一层层抖落下来……

对岸的灯火倏然亮起,隔岸观火也是我喜欢在这里走的一个理由。保利剧院用光影投射出它的卓尔不凡;对岸的广场也在灯光中闪亮登场;横跨河面的两座桥上,那些“远近高低各不同”的绚丽灯光斜映入水,铺展于水面,摇曳晃动,如旖旎的轻梦。

悦耳的音乐声从河对岸传来,随着风的节奏,声音忽深忽浅,像是广场舞的旋律;歌声随着微风儿也飘了过来,细听可以听出有的是放的录音,有的是现场真人秀……悠扬的萨克斯从桥下的水边传来,《北国之春》的旋律穿透夜空,随着风浪飘向更远的地方,音质婉转轻灵,又清澈透亮。

我走着、听着、看着,不觉已经到了路尾,于是,我又开始往回走。走了不多远,一支健步走的队伍迎面而来,伴着嘹亮的进行曲,他们个个神采奕奕,领队的高举着队旗,口号声响彻大地。

与队伍擦肩而过的我,立时加快了脚步,像是跟他们比赛速度,一路健步如飞,没多大会儿工夫便走到了桥头。

刚过桥,另一支健步队伍迈着有力的步伐走了过来,他们人更多、步伐更矫健……

此刻的滏阳河畔灯火璀璨,热闹非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