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夜话

徐朝

在酷暑难耐的夏日里,晩饭后的农民,左手拿着蒲扇,右手提着小马扎、小板凳,不约而同来到大街上凉快。在锃光瓦亮的路灯下,仨一伙儿俩一群儿坐在一起,唠家常、论庄稼,但更多议论的是,今昔对比的变化,感恩新时代,感恩党的好政策。

我出生在景县一个村庄,祖祖辈辈过着面朝土地背朝天,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我村自1984年秋后家家才通了电,这以前,一直是煤油灯。每到夏天,人们劳作了一天,晚上蚊咬虫叮,闷热难耐,实在无法入睡。依稀记得,一到夏天,有的农户就推着推土车放在大街上,用木棍支起来,铺上被单,让孩子睡在上边,大人们则用蒲扇扇打着蚊子;有的人扛出草垫子,铺在地上,然后再铺上褥子被单,大人孩子躺在上边休息。整条街人声嘈杂,热闹非凡,小狗热的耷拉着舌头,趴在主人一旁,树上的知了不停地叫着,草丛里的小虫们发出“吱吱……”的叫声,好一首“蝉虫交响曲”。大人们抽着旱烟唠家常,烟头的火忽闪忽闪的,像只只莹火虫,不知热的孩子们,光着腚结伴满大街上跑,跑累了,回到家人身边倒头就睡。后半夜,大人们摸摸孩子身上凉了,便收拾自家的东西,把孩子抱回家睡觉。为防蚊子咬,家家都点燃艾蒿绳,屋里虽然热,但没了蚊子咬,全家人进入梦乡。

那年代,文化生活贫乏,家里没有电灯,更别说电视机和收音机了,人们的生活枯燥无味,晚上大部分时间沉醉在听故事里。吃过晚饭,我和爹娘、姐姐一同去大街上凉快。这时,我家的过道口已经聚集了很多人,我说:“爹,你把桂兰大爷请来,给我们说段书吧。”桂兰大爷,原来唱西河大鼓,在我村一代很有名气,由于年事已高,并患有哮喘病,就歇业不干了。我爹把桂兰大爷请来,人们把他围到中间,他把架子鼓放好后,清清嗓子,高声道:“今晚我给大家讲一段《岳飞传》。”当讲到岳飞带领三军抗击金兵,让敌人心惊胆寒,发出“撼山易,撼岳家军难”的感叹时,我们个个开怀大笑,脑海里那个叱咤风云的英雄让我们佩服的五体投地……桂兰大爷讲得生动曲折,沉浸在故事中的大人孩子,感受到无穷的美妙。夜渐渐深了,月亮挂在当空,特别圆、特别亮,星星眨着眼,只听到知了不停地叫着,这时,我们才回过神儿来,我拽着桂兰大爷的衣角央求道:“大爷,明晚你还得来啊。”桂兰大爷摸着我的头说:“你们要是愿听,明天晚上咱再接着说。”

弹指一挥间,几十年的光景,一晃而过。现在农民人居环境得到很大改善,人们住的宽敞大屋,家用电器样样齐全,过去那种煤油灯、黑屋子、艾蒿绳、蚊咬虫叮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新时代农民,在高效、低碳、便捷中劳作,在舒适安逸的环境里甜蜜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