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湖漫笔

史英杰

终于来到了西湖,难以抑制内心的激动。

从湖滨公园乘坐宽大的红漆画舫前往湖心岛小瀛洲。画舫内置桌椅,两端有门,两侧有玻璃窗,窗外有走廊。坐于舫内,湖面景色一览无余。千里南下,不忍玻璃阻隔与西湖的亲近,走至窗外廊下,尽情欣赏向往已久的西湖。游船缓缓前行,有微风轻拂,驱散了暑热,远远看去,小瀛洲树木葳蕤,郁郁葱葱,苏堤像一条绿色的带子贯通西湖南北。三面环山的西湖辽阔、浩渺,碧蓝的湖面波光粼粼,湖面画舫来来往往,真是舟行碧波上,人在画中游!

登上小瀛洲,随人流沿曲径向南而行,只见湖面有三座小石塔宛若香炉鼎足而立,这就是西湖十景之一的“三潭印月”,是宋代苏轼在杭州为官时为治理湖水所修,明代又重建。据说中秋之夜放明烛于塔内,烛光通过塔内的五个圆孔外透映于湖上,灯光、月光、湖光交相辉映,十分迷人。小瀛洲是西湖最大的岛屿,岛上绿树成荫,白墙黛瓦内竹径通幽,不见炎炎暑气。岛上又有湖,湖上石桥曲折有致,亭榭风格各异,湖内莲叶漂浮,莲花艳丽,直径一米左右,盘子似的玉莲,盘沿直立,叫人大开眼界。

匆匆游览,又乘画舫来到花港观鱼。景区内花木繁多,多处有金黄的鲤鱼在游人的喂食下成堆聚集,往来倏忽,与游者相乐。

沿花港观鱼步行至苏堤,有异样的情愫在胸中激荡。苏轼在杭州为官六年,作过杭州通判、杭州知州。苏堤为当年他率民工疏浚西湖时,用湖中淤泥所筑的长堤。作为“苏粉”的我,怎能错过与偶像连接千载的接触?!于是徒步这有六座桥的六里长堤,感触苏公的情怀。苏堤两侧长满柳树、桃树,有民谣道:“西湖景致六座桥,一株柳树一株桃。”春天时桃红柳绿,明艳喜人,“苏堤春晓”因此为西湖十景之一。正值暑期,苏堤绿树葱茏,林荫蔽日,倒也凉爽。堤外湖面有荷花向湖心蔓延,阳光下真是“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

漫步苏堤之上,苏公诗句脱口而出:“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蒙雨亦奇。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黑云翻墨未遮山,白雨跳珠乱入船。卷地风来忽吹散,望湖楼下水如天。”林语堂先生评价:“西湖的诗情画意,非东坡的诗思不足以极奇妙;东坡的诗思非遇西湖的诗情画意不足尽其才。”

走完苏堤兴致不减,又行至白堤。相传唐代诗人白居易在此作诗:“最爱湖东行不足,绿杨阴里白沙堤。”白居易作杭州刺史时筑堤蓄水,疏浚杭州六井,政绩斐然。后人为了纪念他,把这条堤叫白堤。白居易年老后对江南生活仍然怀念不已:“江南忆,最忆是杭州。山寺月中寻桂子,郡亭枕上看潮头。何日更重游?”

站在白堤,赏湖光山色,吟千年诗韵,思西湖古今。西湖因风光秀美引起许多文人墨客的青睐,那些脍炙人口的诗句赋予了西湖更多的文化内涵,文化又使西湖锦上添花,成为西湖不朽的灵魂。官员兼诗人,既治理西湖,造福百姓,又作诗颂湖,流传千古,被西湖铭记,被百姓铭记,被历史铭记。隐约中他们穿越千年,一袭长袍,风尘仆仆,来到湖边,高声吟诵,好似他们从未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