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晚唱

李尧隆

故乡自是美的。三山四水二份田,一份道路和庄园。典型的水乡泽国,河叉湖泊纵横,且不说湖光山色,浑然天成;也不提白墙青瓦,潋滟清波,单说乡村晚景,便超凡脱俗,令人神往。

在天气晴好的傍晚,落日余晖,晚霞醉人,轻轻地洒落在满山遍野的杜鹃花,“花燃山色里,柳卧水声中”,清风收暑,早荷初绽。田野里,小径旁,柳梢头,到处是微光盈溢的轻触,到处是霓裳轻纱的温柔。

若逢杏花微雨,薄暮时分,山涧叮咚,莺雀鸟语,鼓暮潇潇观雨淅,细雨点点织成席。晶莹的雨滴浸润着青翠的禾苗,湿漉漉的清风吹拂过农家雨润的烟火,吹拂过河畔微醉的柳叶,吹拂过芙蓉欲滴的水露,“微雨过,小荷翻,榴花开欲然”,近处犬吠蛙鸣,远处灯火如繁星,勾起人无限的遐想。

山村的小河,丰水不溢,枯水不灭,经年日久地滋润着百年的山村,涧泽桑梓,福荫村民,同样“灌溉了历史,灌溉了民族,灌溉了良田”。

至于河畔农居,错落有致,其间树木成荫,百草繁茂,瓜果青蔬,四时不绝,出则湖光山色,入则花香鸟语。偶遇农人息作,行人休于树,负者歌于途,鹜食于荷塘,畜刍于山坡。

山村河叉湖泊纵横,其间明沟暗渠,不胜枚举,形似玉带,曲水流畅,天干物燥时,往往统筹调剂,互为裨益,是故涵养之地,经济发展,人民安康。

有年过八十的老者,精神矍铄,气定神闲。老头静静听着手中收音机里传来的新闻,手上轻轻磕着无知岁月的烟斗,村头的文化广场上音乐声起,人们欢快地跳起了广场舞,举目四望,乡村晚景,一派宁静祥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