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包里的童年

刘兰根

那时候的冬天,几乎每个女孩子都有几个自己缝制的沙包。沙包里面并不放沙子,而是放粮食,谷子最好,既不轻飘,又不硌手,也有放玉米、豆子、小麦的,各个不同。沙包是用做衣服的碎布头剪成小方块,再两两缝合,一个沙包需要六块大小相同的方块布。似乎不用学,每一个女孩子都是拿针线的好手,布料一般用颜色较深的布,蓝色较多,如果再搭配上格子布或其他花布,那真是太漂亮啦。

沙包在我老家的乡下称为“子儿”,在地上玩沙包称为“拾子儿”。往地上摆放四五个子儿,用右手拿一个,把右手里的子儿往上投掷到一定高度,然后右手迅速抓起地上一个子儿放到左手,右手再接住掉落下来的子儿,直到把地上的子儿全部拾完,如果在拾的过程中没有接住掉落下来的子儿,就算输。拾子儿还有一种玩法是让落下来的子儿落在右手背上,先是右手心空着用手背接住,再就是右手抓一个子儿、两个子儿甚至更多个子儿时,用右手背接住落下来的子儿,难度越来越大,接不住时算输。

还有一种游戏是攒子儿,右手里放两个子儿,上下攒动,可以一连攒动上百个,也有的攒动三个子儿、直到五六个子儿,两手交替,上下翻飞,有点儿像杂技了,让人眼花缭乱。

还有一种是投子儿。两人站在两端,一人站在中间,两端的一人朝中间的人投子儿,如果中间的人伸手接住或者用腿夹住,算中间的人赢;转身让另一个人投过来,如果子儿没有投到中间的人身上,或是被成功躲过,不输不赢,游戏继续;如果子儿砸到中间的人身上而没有被接住,中间的人为输,称为“落啦”,这时就要替换两端的其中一人去投子儿。

投掷的沙包比其他玩法的有的稍微大些,便于接住,如果赶上谁的一个大沙包里面装满了玉米粒,投过来砸到腿上那是很疼的。

玩沙包一般在春秋冬季,冬天玩沙包更多些,不仅浑身暖和,投到身上也不会那么疼。

我的书包里经常会放着好几个沙包,都是自己缝的,母亲的针线笸箩被我翻动了不知多少遍,一块花的小碎布片会让我兴奋好多天,成块的缝沙包,小布条缝毽子,真是好玩极了。有时候,那针也会不小心扎到手指肚上,鲜血流出,用手挤挤,用牙咬咬就没事了。家里住的土坯房子经常会有老鼠出没,我的装粮食的沙包也经常会被咬坏,所以每年都要重新缝好几个沙包。

在这个冬天里,我走在老家的街上,又想起那些玩过的沙包,那些握在手里的粮食,快乐地流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