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个世纪前我当过俄语教师

半个世纪前我当过俄语教师

张占生


俄语、史地组教师合影


政、史、地、音、美教师合影
自左至右为:作者张占生(美),葛白玉(地),张桂芬(政),张俊段(音),李恒涛(历),李彩三(地),张金菊(历),李声(政),闫毅民(政)。

1958年,我于正定师范毕业,分配到枣强中学当教师。因在正师爱好美术,枣中正好缺少美术教师,于是让我担任美术课教师。翻出相册有两张珍藏的老照片,记录了当年教师的一段历史故事。那时枣中按教师所任课程划分教研组,一张是摄于1959年的政史地音美教研组教师合影。

1960年,社会上一切学习苏联老大哥,学校里上级要求初一、初二年级外语一律开设俄语。叫什么“有条件的要执行,没条件的创造条件也要执行”,当时枣中已有三位俄语教师,一是赵景润,才从石家庄师专学习一年俄语毕业分到枣中;另外学校领导又让在教导处的李章才和郝子荣去石家庄俄语培训班学习三个月期满回来,按两个年级班数教师还缺一名,给教英语的老师做工作可能胜任不了,三个人担任吧工作量太大,这时学校领导也不知怎么听说我在初中学过俄语,便找我谈这事,我一听真是天大的笑话,经领导反复分析,加上自己年轻、天真,服从分配是大事,就答应下来了。回想我初中是学过俄语,但成绩非常非常差,考试时实行苏联“五级”分制,最高得3分就不错啦,记得在俄语中“p”这个字母是“尔”音特别难发,要打“嘟噜”,舌尖上下颤动发出的音园滑,才悦耳。我呢?舌头不打弯发出的音“直”“生硬”,真是天生的笨蛋,俄语单词中“p”这个字母真不少,为此在初中下课十分钟和我一样“笨”的同学一块练,“嘟噌”了两个月才过关,朗读课文有点俄语味了,这次领导让我担任俄语,自己最了解自己,半撇子都够不上,真正到课堂上,困难还会多,心想不能拿学生开玩笑,误人子弟。怎么办?三位老师纷纷鼓励给我做工作,出主意,献策献计。现在虽四五年了,课堂的事还记得些,就是发音,朗读,书写内功差,开始几天他们晚上轮流帮我备课,写教案,真是手把手,口对口教我发音,念单词,到朗读课文,板书等等。又反复嘱咐我每个环节注意的问题,加强沟通交流。第二,也是最现实的捷径又安排我听同年级的课,也就是随学随教等于王婆卖瓜现买现卖。第三,课程表错开时间,我教的班要晚两节:我每天流走于在这班听课当学生,再走到我教的班当教师的路上,度日如年。

记得上第一课时,全班学生都微笑着好奇地瞅着我的一举一动,明知我不是教俄语的,前两天才教他们画画,怎么像孙悟空一样会七十二变,黑脸变成红脸啦,我想笑也不敢笑。上外语有个潜规则,教师一进教室门,全体学生马上起立,教师走上讲台用俄语说:“同学们好”,学生齐声用俄语回答:“老师好”,然后教师再用俄语说:“请坐”,算是上课开始了,宣布本节课学习内容,就这一过程反复演习了好几次。我在课堂上,一会儿念单词,领读课文,一会儿说汉语,一会儿说俄语加上板书交错进行,班里的学生时时刻刻监视着我像不像俄语教师,我天天在这班是学生那班当教师挑战自我超越自我的环境中生活。就这样坚持当了近一年不在编半合格的俄语教师,在我的教师生涯中,怎么定位呢?回忆起来,可谓一段趣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