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高考

忆高考

俞国荣

在二十多年前的五、六月间,彼时的我作为一个高三学生,对即将到来的高考既期待又担心,既紧张又兴奋。

说期待,是因为自步入老家县一中的第一天起,老师就教导我们这些全县中考的佼佼者说,三年后的高考堪称是决定我们一生命运的关键时刻;说担心,是因为虽然自忖凭实力能考上一所大学,我还是怕到了那三天临场发挥失常,名落孙山;说紧张,是因为在临近高考的一两个月内,学校和老师安排的大小模拟考试一个接一个,我和其他同学如同一个个陀螺,在外力推动下不停地旋转;说兴奋,则是我也会偶尔畅想自己在高考中发挥出色,一举考上知名大学的情形。

还记得那年七月六日晚上临睡前,县一中校长把所有的高三毕业生召集到操场,做最后的动员讲话。他鼓励大家放下思想包袱,不要紧张,在接下来的三天高考中,沉着冷静地发挥出自己的应有水平。最后他说,如果有哪位同学实在紧张得睡不着觉,可以到学校的医务室领一片安眠药帮助睡眠。

我知道自己吃得香、睡得着,无需借助于药物的帮忙,但听校长如此说,不由得和周围的同学们面面相觑,那种肃穆紧张的气氛让我终生难忘。

之前几年的高考日都是艳阳高照,学长们提起,在烈日炎炎的天气下,几十个考生坐在一个教室答卷,又热又紧张,让人受不了。没想到,天公作美,在我高考的那天,太阳公公仅在上午露了下脸,随后的下午及八九日都是阴天但又没下雨,这让我们虽然在没有空调和风扇的教室内答卷,心态平和了许多。

三天高考结束,我估算了一下总分,感觉可以考上知名大学,在权衡了学费、生活费和离家远近等情况,并听取了父母和家人的意见,我决定第一志愿填写离家最近的天津南开大学。

七月下旬,寄出了录取通知书,我如愿考取了南开大学。记得我从县一中领取通知书回到家已是午后,母亲正在西屋,脚踩缝纫机缝手套。她戴着老花镜,从我手中接过录取通知书,一字一顿地读着上面的字句,端详着红底金字且印有周恩来总理手迹的学校宣传卡。父亲后来回到家,看到我的录取通知书,也是异常高兴。我知道,对于重视教育的父母而言,我的这张录取通知书是对他们多年期待的最大、最好的回报。

抚今追昔,我在品味往事之余,也祝愿今年应试的高中毕业生心想事成,让高考也成为以后可资回味的美好往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