衡水农村改革四十周年回顾与思考

陈桂荣

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作出把党和国家工作中心转移到经济建设上来、实行改革开放的历史性决策。改革率先从农村突破,并以磅礴之势迅速推向全国。回望40年来衡水农业农村改革发展光辉历程,令人鼓舞、催人奋进,展望衡水农业农村发展的明天,任重而道远。

改革——农业农村发展的活力之源

回顾40年来衡水农业农村改革的历程,大致经历了五个阶段。

探索突破阶段,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19791984年)。这一期间,衡水农业农村改革首先从农村基本经营制度入手,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废除人民公社体制,突破了农村土地只能由集体统一经营的僵化认识和体制,在农业资源配置上开始引入市场机制,为农村生产力的发展奠定了新的制度基础。改革初期,各地从克服农村集体经济中长期存在的“吃大锅饭”的弊病、纠正长期存在的管理过分集中、经营方式过于单一的缺点入手,自1979年起,在农村开始推行小段包工定额计酬、联产到劳、包产到户到组、包干到户到组等不同形式的农业生产责任制。自1981年秋冬季开始至1982年春季,绝大部分农村开始全面实行家庭承包经营体制。农业发展和调整重点是:全力纠正、调整“以粮为纲”的农业结构,大力发展以棉花、油料为重点的经济作物种植。1981年,衡水地委、行署发出“学山东,种棉花”“要发家,种棉花”“近靠棉花,远靠树”农业结构调整的动员令,实现了“以粮保棉、以棉促粮、粮棉双丰收”的良好发展态势。自1982年起,彻底告别了吃返销粮的历史(自1953年国家实行粮食统供统销政策起至1981年间,有20年粮食产不足销,需吃国家统销粮),当年净向国家交售商品粮(购销差)1.28亿斤。

市场探索阶段,改革农产品流通体制,乡镇企业异军突起(19851992年)。这一期间,农业发展和调整重点是:在“决不放松粮食生产、积极发展多种经营”的方针指导下调整农业结构,大力发展蔬菜、畜牧、林果和副业(乡镇企业)。地委、行署针对区情特点和农业资源禀赋,1984年制定了农业种植结构“三三制”调整规划,1986年又制定了围绕“三三制”、建设“三条龙”农业产业发展规划,1991年为适应农业发展新形势新任务的要求,地委、行署提出“三个转移、一个突破”的农业发展战略,把农业发展和调整的重点放在了大力发展畜牧、林果菜、棉花三大产业和乡镇企业发展上。自八十年代起,乡镇企业一直以年均20%的速度发展,工业增加值净增量的65%、税金净增量的55%来自乡企,形成了丝网、玻璃钢、化工橡胶、皮毛皮革、通讯器材、金属橱柜、采暖铸造、汽拖配件、工艺美术、食品加工等10大特色产业。1992年,乡镇企业总产值达到71亿元,实现利润10.06亿元,上缴税金1.5亿元,从业人员41.2万人。

全面推进阶段,稳定农村土地承包关系,建立农村市场经济体制(19922002年)。这一期间,农业发展的重点是以市场为导向,以发展“两高一优”为重点全面调整农业结构。199212月,地委、行署发出“适应市场经济要求实现新的历史转折、加快我区‘两高一优’农业发展步伐”动员令,19945月制定了《衡水地区九十年代“两高一优”农业发展纲要》。期间,粮食生产持续稳定增长,棉花生产起伏波动较大,蔬菜设施栽培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不断扩大种植规模,农业产业化经营全面起步。到2002年底,蔬菜(瓜)播种面积达到146万亩,其中设施蔬菜(瓜)播种面积36.45万亩;果园面积达到129.68万亩,果品总产量58万吨;畜牧业快速发展,猪牛羊肉类总产量27.73万吨、禽蛋总产16.67万吨、鲜奶总产15723吨。

城乡统筹阶段,开始推进农村综合改革(20022012年)。党的十六大以来,全面推进“三农”实践创新、理论创新、制度创新,确立重中之重、统筹城乡、“四化同步”等战略思想,制定一系列多予少取放活和工业反哺农业、城市支持农村的重大政策,全面构建农业生产经营、农业支持保护、农村社会保障、城乡协调发展的制度框架。这一时期的农村改革,更加关注农业和农村发展的深层次矛盾和问题。以取消农业税为标志,国家开始推进农村综合改革,调整农村生产关系和上层建筑不适应生产力发展的环节。国家自200611日起废止农业税条例,取消4项税收,包括农业税、农业特产税、牧业税、畜禽屠宰税;自2004年起,国家开始实行对农业生产者的直接补贴,完全放开粮食市场的流通。同时,国家把基础设施建设和社会事业发展的重点转向农村、改革农村义务教育经费保障机制、建立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制度、在农村建立全面覆盖的最低生活保障制度、建立新型农村社会养老保险制度、保障农民工合法权益和稳步推进户籍制度改革等。

全面深化阶段(2012年以来),加快推进农业现代化、推进乡村振兴。这一期间,全市的农村改革、更加注重全局性、系统性、协同性,相继印发了《关于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加快农业农村现代化建设的意见》《关于加快推进农村改革的意见》,提出坚持规划先行、有序推进,通过实施深化农村土地制度改革、推进农村产权制度改革、构建新型农业经营体系等一系列改革措施,走出一条具有衡水特色的乡村振兴之路。推进农村社区、产业园区、生态园区“三区同建”,建成和正在建设的“三区同建”示范点67个,在全省率先实现农村新型社区县域全覆盖。系统推进农村产权制度改革。积极推进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农村宅基地使用权及农村房屋所有权证等“六证”同发,冀州颁发全省首张新版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书。试点启动集体经济组织股份制改造,有序开展农村不动产统一登记办证,县级农村产权流动交易市场实现全覆盖。创新培育新型经营主体,深入开展示范家庭农场创建活动和农民合作社示范社行动,引导工商资本开展适度规模经营,新增注册家庭农场866家,新注册农民合作社581家。积极探索农业特色产业与旅游、文化、康养等深度融合,推进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

转型——加快农业绿色高质量发展任重道远

今后一个时期,全市农业农村改革与发展,要全面贯彻落实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和党的十九大精神,深入实施乡村振兴战略,以资源环境承载力为基准,以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以体制改革和机制创新为动力,坚持质量兴农、绿色兴农,尊重农业发展规律,转变农业发展方式,构建更高质量、更强竞争力、更可持续的现代农业生产体系、产业体系和经营体系,加快推进农业农村现代化。

加快转变农业发展方式,推进农业转型升级、提质增效。我市农产品供求结构失衡、要素配置不合理、资源环境压力大、农民收入持续增长乏力。特别是我们这样一个水资源严重匮乏、地下水严重超采的地方,如不尽快调整农业结构和布局、控制高耗灌溉水的小麦、蔬菜(瓜)、水果等种植面积和生产规模,农业将不可持续。应牢固树立生态文明理念,加快发展资源节约型、环境友好型和生态保育型农业,坚持生产发展与资源环境承载力相匹配,坚守耕地红线、水资源红线和生态保护红线,转变农业发展方式,从依靠拼资源消耗、拼农资投入、拼生态环境的粗放经营,尽快转到注重提高质量和效益的集约经营上来,加快推进农业由增产导向转向提质导向,加快构建现代农业产业体系、生产体系、经营体系,不断提高全市农业综合效益和竞争力,紧紧抓住国家综合治理地下水超采综合治理试点的历史性机遇,根据水资源承载能力,调整农业结构,压减小麦种植面积,积极扩大粮改饲、牧草、小杂粮种植面积。

深入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提升农业供给质量和能力。立足我市农业资源秉赋和承载能力,以市场需求为导向,按照“稳粮、优经、扩饲”的基本思路,引导小麦向节水、优质方向发展,发展强筋优质专用品种,全面提升小麦品质。适度调减籽粒玉米规模,大力推广全株青贮玉米、苜蓿等饲草饲料作物种植,推动玉米生产由粮饲兼用型向饲料专用型转变,加快形成粮经饲三元种植结构。优化棉花区域布局,提升品级和单产,提高种植效益。发展设施蔬菜、智慧农业大棚、食用菌、中药材、花卉等园艺作物和豆类、高粱、甘薯、谷子等杂粮作物;根据资源环境承载能力,按照“稳猪禽、强奶业、扩牛羊、培特色”的思路,合理调整畜牧业品种结构,发展生态高效循环畜牧业,加快肉牛肉羊等草食畜牧业发展,促进奶业健康发展,构建粮草兼顾、农牧结合、生态循环的新型种养模式;紧盯京津市场,按照“一县一业一品一特色”的思路,全力打造京津冀绿色农产品供应基地。

深入推动农业农村改革创新。当前农业农村改革的重点是:完善农村承包地“三权分置”制度,落实农村土地承包关系稳定并长久不变政策,衔接落实好第二轮土地承包到期后再延长30年的政策。做好土地承包经营权确权登记颁证,确保土地确权工作质量;推进农村集体建设用地和宅基地制度创新,推进“房地一体”的农村集体建设用地和宅基地使用权确权登记颁证。探索宅基地所有权、资格权、使用权“三权分置”,落实宅基地集体所有权,保障宅基地农户资格权和农民房屋财产权,重点结合发展乡村旅游业,适度放活宅基地和农民房屋使用权;深化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全面开展农村集体资产清产核资工作,有序开展经营性资产股份合作制改革,将集体经营性资产以股份或者份额形式量化到本集体经济组织成员,组建股份经济合作社,依法开展经营管理活动。

加快推进质量兴农、品牌强农。农业发展必须突出绿色化、优质化、特色化、品牌化。农民种什么、养什么,要跟着市场走,政府当有所作为,尤其是在农产品品牌创建、营销宣传、产后分级、包装、仓储、物流、营销等方面,各级政府应切实做好规划、统筹、组织、协调、服务、监管等工作,特别是要引导工商资本加快补上冷链物流、仓储等短板,大力推进农产品流通现代化。

(作者单位:衡水市农牧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