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读书”(风云)


 

“读书”是一个经常被人们提起的话题。

读书,而且是主动自觉地读书,首先就要弄明白为什么要读书。在科举时代,多少人“囊萤映雪”、“凿壁借光”、皓首穷经,其目的很明确:就是想一举成名天下知,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诗圣杜老先生读书破万卷,是为了下笔如有神,周恩来总理年轻时读书是为了中华之崛起。但凡爱读书的人都知道为何读书,有自己明确的目的,而不读书或不爱读书的人,都不明白为什么要读书。

我国汉代的刘向说:“书犹药也,善读之可以医愚。”俄国的考门斯基说:“书籍是全世界培植智慧的工具。”英国的莎士比亚也说:“书籍是全世界的营养品。”

但问题出在许多人不仅不认为自己愚,反倒自以为挺聪明,也没意识到自己需要营养,即或承认自己愚或者营养不良,却没认识到书籍就是医愚的良药,更是健身的营养品。

在乱世,读书人往往不如那些不读书或少读书的赳赳武夫们所起的作用大,所以有人喟叹:“百无一用是书生!”

随着打工热的兴起,不少中小学生扔掉书本加入到了长长的打工行列。有的是机遇好,有的是瞎猫碰到了死耗子,淘了金,赚了钱,换了装,修了房,这就又给人一种错觉,认为不读书或少读书也可以混得不错,使得那些急于想“刨现天洋芋”的家长们红了眼,纷纷放任甚至强迫自己的子女也弃学外出挣钱。在人们越来越现实、越来越注重物质和金钱的当今,要想一杯清茶一卷经书,读得如醉如痴,何其难也!许多人能够通宵达旦地打麻将、斗地主,可就是不肯读书,他们自己不读书,反而嘲笑爱读书的人:读书有何益?

所以要鼓励人们多读书,首先就得让人们懂得读书的目的和意义,这个问题不解决,一切都只是空谈。总的来说,读书医愚也罢,培植智慧也罢,丰富营养也罢,都是为了提高人们的整体素质。

读书的目的和意义明确了,接下来就是读什么和如何读了。有人把读书比作吃东西,说:善吃者长,不善吃者病。这个“善”字挺重要,也很关键,它涉及读的内容和方法。吃东西,总得讲究一下营养,要如何对身体有好处。专家学者们都异口同声地说要读经典读名著,取法乎上,这可作为总的原则。但每个人的情况不同,还得根据自己的实际和兴趣去读,只要开卷有益就行。兴趣不可忽视,爱因斯坦说:热爱是最好的老师。有了兴趣就会产生动力和毅力,也能持之以恒。当然,如果兴趣与本职工作有冲突,还要处理好读书与工作之间的关系,让读书有利于工作而不是有碍于工作。

处理好精和博的关系是读书必须解决好的问题。“半部《论语》治天下”,虽夸大了《论语》的作用,但其意是在强调精读。一般说来,读书有个由博到精的循序渐进过程。年轻时记忆好,兴趣广泛,自可广泛地阅读,积累到了一定的时候,就可在某个甚至某几个方面精读深钻。如果一开始就精读,人的时间和精力毕竟有限,长此以往会导致视野不开阔,孤陋寡闻;但如果一味地博览而不精读,一个人的知识又易流于肤浅。

读书的内涵不仅仅限于有字之书,还包含社会和生活这本无字之书。如何把书读活,而不是死读书,这也是每一个读书人都必须解决好的难题。古人说:读万卷书,行万里路。鲁迅先生更是坦言:“专读书也有弊病,所以必须和社会接触,使所读书的书活起来。”

总之读书是一个永远的话题,只要有人类存在,不管社会如何进步,科技怎么发达,读书都是少不了的,它应该是人类活动的重要内容,更是人们生活的必需。因此读书这个话题也将没完没了地说下去,只是内容各有差异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