钥匙

不久前,父亲刚刚搬迁到了新家。迁入新居的父亲第一件事就是忙着把新房的钥匙配齐分好,给我们姐弟四人一人一份,包括在北京每年就回一两次家的弟弟和在村里不常来的大姐。

父母的家,就是我们的家,家里的大门永远向儿女敞开。

记得母亲还在世的时候,回到家里我们都没有掏钥匙的习惯,只是用力地在门上砸几下,母亲无论做什么都会小跑着出来给我们开门。母亲没有工作,年年月月守在家中,守着我们成长。在我们姐弟四个都走出校门参加工作以后,积劳成疾的母亲永远地离开了我们。很长时间回到家里,我们还是习惯性地把手举起来砸向门面,却又惊醒了似的把手放下,从包里掏出钥匙打开家门,在那时,早已禁不住泪流满面。

此次父亲搬家,他又在第一时间把钥匙给我们分好,目的就是盼着儿女们明白他们的背后还有那个可以依靠的大家庭,还有那一群血浓于水的亲人。不管父母多么衰老,不管儿女多么强大,在父母的心中,那份呵护永远不会改变。

千万不要忘记,在我们的钥匙串上有一把能打开父母家的大门,打开门,里面会温暖四溢。父母在,人生尚有来处;父母去,人生只剩下归途。让我们珍惜父母着急忙慌分配给我们的那把钥匙,让我们时不时地走进那也许越来越杂乱的家中,感受一下那只有在老人身边才能感受到的亲情!刘瑞